目前日期文章:201311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捐款收據   

收據一

 收據  

收據二

收據是放在筆電上拍的,小圖中有我意外入鏡,為避免嚇人,只好縮圖~^+++^ 

另外,我沒將個人資料塗黑,我想小書迷們應該不會無聊到打電話給我。〈省錢是好習慣啊,別浪費電話費唷!〉

 

jyhgi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 

今日看了有關多元家庭議題的辯論,雖然各方說法不一,都應予以尊重。〈我是指理性提出看法,而非只會打嘴砲的酸迷。〉

後來,無意中看到這支双全影片的預告,吸引我的就是家庭問題,於是線上看完了它。

 

看影片之前,我習慣看一下他人的觀後感,好讓自己有點心理準備。就像當初到店租戰馬之前,看了某網友的觀後感,內容令我啼笑皆非。對方說:好無聊唷,為什麼一直拍那隻馬?在電影院內看到快睡著……

好吧,我不知對方的腦袋怎麼了,想看愛情片,該找珍珠港。

 

至於双全,觀其內容,大致就是在講父子之間的情感;一個黑道大哥生了乖巧的孩子,中規中矩,從小就懂得照顧自己,成年後有頗有出息,成家立業生了孩子,之後離婚,中年時遇上所愛,情人就是個男人。

 

年長的老爸無法接受兒子的情人是男人,年輕的孩子無法接受父親和男人親暱……夾在親情之間的中年男子無法兩全,結果是情人做出了抉擇,不要這一段感情了。

 

這部片子的著重點在於親情,愛情是最脆弱的一環,情人要的是安定,前提是中年男子根本給不起他一個兩人世界。

 

中年男子打從一開始就扮演照顧者的角色,對年邁的父親如此,對年輕的兒子也是,就連對情人的照顧都無法倖免。

 

看似安逸,實則危機四伏。

親情與愛情的拉扯之下,中年男子逐漸失智,辭了高薪工作,去咖啡廳當服務生,為自己而活,只因那家咖啡廳是他與情人曾經的相聚之所。

 

老父得了腫瘤,再活也沒幾個月了,為了成全兒子,他拉下臉來去求兒子的情人回到兒子身邊。

不過,這位情人拒絕了。

他沒有錯,就現實立場,他愛玩,他沒義務去照顧情人,他要的是自由且會無條件為他付出的情人,中年男子的身家背景一點兒都不符合條件。

 

我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一幕,中年男子為了聽到情人的聲音,不斷撥打電話聽語音留言:「我是……現在不是在飛機上,就是在我男朋友的床上,想追我的人不用留言了……」

 

乍聽之下,覺得他似乎很專情。實則不然,男朋友的床……男朋友的床……仔細推敲這句話,他可以隨時換床睡,男朋友不等於專屬於某個人的特定名詞。

 

反觀這位老父,即使年輕時對兒子有所虧欠,老來再怎麼無法接受,為了成全兒子,他願意放下身段,只因那是他在乎的人,他來日無多了。

 

再來是青少年對父親的不滿,到最後,逐漸化解,他在爺爺有生之年,和爺爺學習廚藝,只為了要做飯給父親吃。

他從被照顧者的角色轉化為照顧者,就和爺爺一樣。

 

至於那位情人,做了什麼?

因戀情受到阻礙,傷心之餘,流連夜店,找人上床來忘卻情傷?這無關對錯,只不過這段同志感情的真愛在哪兒?

 

最終,我只看見了他難過之下的自私。而中年男子得了失智症,很巧妙的安排,對他而言這算是另類的幸福吧。

 

双全這部片子在探討的是親情,而愛情只不過是插曲。劇情中的留白讓觀眾很有想像空間,隨人探討自個兒著重的部分,很有意思的一部片子。

 

我覺得國片有一個強項,就是劇情的留白相當漂亮!尤其是有深度的片子,在實力派的演員詮釋之下,產生的共鳴不容小覷。

 

 

 

jyhgi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如果跟小書迷說恐怕買不到書,別錯愕啊請仔細把以下內容看完。

 

網路拍賣那部分的確是快沒書了,至於“月見草”和“万全杰”屬於買斷,究竟賣誰我所知有限。

海外販售那條連結是“万全杰”透過管道方便讓海外讀者去下單,就這樣了,我真不像個賣書的。

實說,製作這本書沒賠錢,小賺一點,部分花在找繪者製圖、購買軟體、少部分雜支,餘款不多,無所謂,捐款心意到家就好啦!

 

哦,我記得捐款的基金會每年有舉辦頒發給小朋友的獎學金,會有邀請函唷!

今年我沒空去,至於明年,我尚不知會在哪兒舉辦,等日期和地點確定之後,小書迷若想去,可來信跟我說,我再把邀請函寄到你們手上。

 

以後製作書籍,大概就是這模式了,缺失的部分我會盡力改善,計畫中尚有其他軟體要學,原因不外乎我能搞定的事就不想麻煩他人。

 

接下來要說的是,這幾日小書迷陸續拿到《鬼使神差之殤之願望》,若發現缺頁、破損之類的瑕疵,請按照書籍版權頁的地址,寄來跟我更換。

 

我記得之前就說過,書籍僅此一版,不再刷了。至於這次所剩的餘書,我也不會讓這次委託寄件的奇摩、露天的網路商家一直掛在網頁上唷。〈意思就是網頁上售完就沒了,不再開放訂購。〉

 

由於奇摩的拍賣系統不提供買方的e-mail給賣方看見,所以這次落掉的書迷尚有一位的訂單交易不成功,加上小書迷不見得會回部落格看消息,目前唯一管道就是傳簡訊通知對方重新結帳。

 

萬一等到奇摩、露天商品下架,小書迷仍失聯,若以後想起有這回事,請直接寄信來找我處理了。〈jyhgiun@gmail.com

 

網路賣家跟我說,我的小書迷很可愛。其中有一位甚至打電話詢問賣家是不是我?

真的不是。^^”

小書迷如有其他問題,請不吝告知,也別擔心寄信會打擾到我,為你們處理這些事物是應該的。 

 

另外,我不知這次的書籍有沒有令小書迷滿意?後續還要不要購買《鬼使神差》第四冊,這部分真的不勉強,若要續購的小書迷,請直接來信給我,好讓我統計人數、書量。

謝謝^^

 

PS‧第四冊的預訂期限至出版前都算數。〈預訂前請考慮清楚,我寫文章是寫好玩的,也給小書迷交代;書籍是做好玩的,有餘款就做公益。至於某人似乎把我當搖錢樹?滾邊去吧,老是跟我要樣書?我一張紙都不會留給你!〉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/11/16    BY 天使 J

 

jyhgi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4) 人氣()

 

如題,尋人。

目前尚有一位小書迷失聯,於2013/10/29網購書籍,因書籍瑕疵重印而導致訂單編號失效,或許在您的信箱系統上顯示交易成功,實際上已過交易期限,所以交易失敗。

這段期間賣家已傳簡訊通知了唷!〈並非詐騙簡訊〉

在此提供訂單編號:

 

E09067441606     范X安

以上,請恕網路賣家不再受理,若您想起購書這回事,只好來找我了。

造成困擾,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/11/29重新編輯。

jyhgi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

PO圖跟小書迷分享一下囉,書寶寶長什麼樣子。

內頁  

左圖是重印前,11號字體。右圖,是重印後的正確版本10.5號字。〈重印的墨色有調淡。〉

 

封面  

左圖是重印前。右圖,是重印後色澤偏紅的版本。

我一點都不介意封面顏色,自從某人畫過某系列三本書,主角愈來愈「走驚」,從那一刻起,我練就了只要還看得出是人就OK。後來,當我愈來愈排斥BL,男男圖我一概當作都不是人。〈我沒開玩笑,截至目前我恢復得愈來愈正常而已,小書迷別誤會我會挑剔繪者的作品,那是不太可能的事,繪者只要符合需求即可。〉

 

以上,由陳先生拍照提供。至於第一版的書籍會盡數銷毀,唯獨我手上有樣書,今日傍晚經過陳先生逐頁檢查重印的書籍,確認沒問題了,送上黑貓宅急便~

 

我可想像陳某揮汗如雨的樣子,為了保險起見,他特地留了一本書,以便日後萬一我還有問題騷擾他,他手上能有書把自己敲昏,或認命的為我解惑。

 

錢真難賺哪→這句話或許是他的心聲。我覺得他的聲音挺好聽的,客客氣氣,有練過嗎?很適合去當客服人員,即使遇到奧客,依他的功力,八成連絲毫脾氣都讓人難以察覺。

 

個人相當推薦這家的服務品質,無論是顏色、規格零零總總的疑問,皆會詳細告知唷!有印刷需求的,不妨參考~

謎底揭曉:樺舍。

 

以後,我會固定在這家印書,讓人的奇檬子非常好~^^

 

 

jyhgi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禍愛 2

 

夜店外,幾名男女聚在一起,馬路上的車輛川流不息。

小馬眨著醉醺醺的眼眸,摟著女友秀芳,雙雙跌入後車座,他喊:「小凱,讓你開車,我怕警察臨檢。」

另外兩名同行的友人也先後上車,「砰」的關上車門。

林少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,甫上車,吸入滿腔的酒氣,連自己都快要醉了。

「快開車啊!」小馬以膝蓋頂了一下駕駛座,伸手搖著小凱的肩膀催促:「快啦──」

「我……」林少凱支支吾吾:「沒開車上路的經驗……」

「怕啥啦!又不是無照駕駛。」

「……」他垂首,漸感後悔和友人一道上夜店玩樂慶生。

「呵呵……」副駕駛座上的人扒了扒頭髮,轉手打開音響,重金屬樂震天戛響。

「快開車啦──」

大夥兒你一言、我一句的催促,伴隨秀芳嘲諷似的嬌笑刺耳的鑽入耳膜。林少凱硬著頭皮發動引擎,須臾,開車上路──

他膽戰心驚地握緊方向盤,手心都沁汗了。

「啊啊!」一聲尖叫由秀芳口裡發出。

林少凱嚇了好一跳,在十字路口急踩剎車。

「你幹嘛啦!」小馬也微微受驚。

「哈哈哈……沒事……」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友人捧腹說:「剛才是一輛機車鑽出來找死。」

「呿!幸好沒撞到,這輛車是我爸的,若發生什麼事,他肯定不饒我。」

「你也會怕?」

「當然。要借車之前,我爸千叮嚀、萬交代要小心開車。」今年暑假,他拖著小凱一同去考駕照,小凱拿的分數還比他高咧。

這會兒,額際頻冒冷汗,車內震耳欲聾,林少凱戰戰兢兢的繼續開車。

幾條人命就繫在他手上,愈想愈害怕,頭一遭開車上路喜悅感消失得無影無蹤,彷彿有被害妄想症似的,怕極了哪輛車從路口或對面衝撞而來。

其他人繼續嬉鬧,聊著上夜店把到幾個妹,要了幾支電話號碼。

忽地,一陣警車鳴笛聲愈來愈靠近,林少凱分心瞧著後視鏡的當口,沒注意前方已經亮起紅燈。

剎那,一聲「碰──」大夥兒皆往前栽,待回神,才知意外已經發生。

林少凱趴在方向盤,整個人傻了。

「噢……好痛……」秀芳撫著腦袋,適才撞上了前座椅背。

小馬摔在前方兩座椅之中,頭暈目眩的,摀著嘴巴,都想吐了……

「噢……幸好我有繫安全帶……」副駕駛座上的友人撫著後腦杓,想不起來是才撞上了什麼。但瞧前方的車主已經下車,正朝這兒走來。

「喂,下車、下車!」簡明蒼拍打著車窗,怒意張揚在臉上。

林少凱手足無措,呆望著車窗外,不知如何反應。

「找死……」猛地打開車門,簡明蒼把人給拖了下來。

林少凱的領口被對方勒住,頓時雙腿一軟,開口:「你……我……很抱歉……」

簡明蒼瞇起眼,冷嗤:「原來是酒駕。」

「呃嗯……」

「沒駕照?」

林少凱點點頭,隨即又搖頭,「不是……」

「你打算如何處理?」

「我……這個……」他回頭望,一竿子人等陸續下車查看。

「全是毛頭小子嘛。」簡明蒼意味深長地說:「我的車受損,你們誰有能力處理?」他鬆開了對方。

大夥兒面面相覷,臉色漸慌。

「車不是我開的。」

「對,跟我們沒關係。」

小馬自覺也是受害者,「我的車也撞凹了,少凱要負責。」

「我會負責……」他走上前一看,映入一輛紅色法拉利,登時眼前一黑。

「喂──」

林少凱渾身軟軟地滑坐在地,腦中嗡嗡作響,喃喃道:「完了……完了……」

後續,交通警察趕到,將一干人等統統帶回警局做筆錄。

 

 

「哎唷,夭壽……大仔的老婆的屁股被人親到,這下子不就要送原廠補漆還是換板金?」阿猴頻搖頭,不知是哪個倒楣鬼沒長眼,誰的車不撞,去撞到大仔的車。

「我和人約下午見面處理。」

「喔,對方是有錢人?」

「不知。」

「對方若沒錢,大仔可以申請保險來賠,沒差啦。」

「哼,事情哪有這麼簡單。」

「咦……」阿猴聽出一絲興味,瞧大仔的臉色挺難看的,「你昨天去約會哦?」雖然他不知大仔究竟有沒有正式交往的對象,但他見過幾次大仔帶人來修車廠睡覺。

阿鷹在不遠處喊:「阿猴,做你的事,少廢話。」

「大仔是疼老婆的人。這臺車若送保養場,這段時間會沒老婆使用喔。」他還在說:「以後若要出去約會也挺不方便的。」

阿鷹一翻白眼,思忖蒼哥哪怕沒車可開,他自家的兄長有兩臺賓士,一台BMW,只需開口,隨便也能弄個一臺來駛。

再不濟,車場也還有好幾輛拖板車可以選。阿猴真笨,沒想到這一層。

簡明蒼逕自算帳去,已至月底,這幾日會有不少車主上門結帳。

「大仔真不爽哦。」阿猴去看了一下工作表,須臾埋頭苦幹,場內有兩輛拖板車得保養零件咧。

午後,林少凱獨自前來。

阿鷹喊:「蒼哥,有人找你。」

林少凱站在外頭,因人生地不熟,難掩一絲忐忑。

阿猴驅前仔細打量,從頭到腳盯得對方好生難堪,「就是你碰我大仔的老婆?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你跟我差不多大吧?」

「應該是。」林少凱低頭閃躲他好奇的眼神。

阿猴繼續問:「在讀書?還是等當兵?」

「我還在讀書。」

「哪一間學校啊?」

「中山大學。」

「喔,」仿佛發現新大陸似的,阿猴追問:「哪一科?」

「是有關藥物……」

「哈,是高材生。我看你一副很老實的樣子。」

林少凱不知如何搭腔,只好點頭。

「安啦!我大仔不會吃了你。」他拍拍對方的肩膀,以示安慰和同情。

簡明蒼斜靠在貨櫃屋門邊,待宰一頭細皮嫰肉的小羊。「阿猴,你問完了沒?」

「啊,問完了。我請他進去坐。」

「砰!」門一關,林少凱嚇了一跳,回頭看對方一臉冷酷的繞過自己,朝辦公桌前坐下。

貨櫃屋內,僅有他們倆。

「坐啊。」

林少凱惶惶不安地聽從。

簡明蒼倒向椅背,雙手環胸地說:「我們廢話少說,你打算用多少錢來和解?」

「我……」他垂首,欲哭無淚,壓根沒錢解決此事。

「說啊。」簡明蒼略顯不耐煩。

林少凱搖頭。

「沒錢?」

他點頭。

簡明蒼睨他ㄧ眼,「沒本事善後,就別碰別人的車。」這圈子內的人都有共識,寧可將老婆借人家睡也不會少塊肉。車子借人家開,出了事若賠不起,連朋友都別做了。他冷笑:「我可以讓你分期付款。」

「真的?」林少凱仿佛見到一絲希望,出乎意料,對方沒為難自己。

「嗯哼。」簡明蒼拿出本票,挑明說:「我那輛車送進保養場,隨便更換個零件都是萬元起跳。送修這期間,我沒車開,你還必須支付我搭車的費用。林林總總加起來,數萬塊是跑不掉……」

林少凱只見他提筆開本票,那俐落的筆觸逐一凌遲自己的未來,不禁冷汗涔涔,腳底發冷。

「簽吧。」

林少凱接過他遞來的筆,猶豫著該不該簽下本票。

「你若不想和解,我倒是不介意跟你跑法院。」間明蒼說得雲淡風輕,像家常便飯似的。

林少凱思忖若擺爛,此事恐怕會鬧進學校,連帶影響操守成績。萬一對方來硬的……他偷覷對方像流氓……心也涼了半截──

「不簽?」簡明蒼挑高眉。

「我就算簽了……每個月也沒錢還……」林少凱鼓起勇氣說。

「簡單。沒錢跟我說一聲就行,你簽吧。」

「真的可以?」彷彿瞧見了希望,他立即推翻先前對這男人的印象,原來對方是好心人。

「嗯,我說話算話。」

林少凱不疑有他,一連簽下數張本票。

簡明蒼撕下第一張,其他放入抽屜內。他拎著本票晃了晃,問:「你有帶錢來付帳吧?」

嚇!林少凱驚愕得張大嘴。

簡明蒼起身湊近,給予評價:「一副乖乖牌的樣子。」

林少凱掏著口袋,話說得零零落落:「我……我只有一千塊……」

「每個月讓你攤五千,很便宜你了。」他的眉眼在笑,不懷好意。

「我……真的沒錢……」

「事情還是得處理不是嗎。」

「你……想怎樣?」

林少凱跳開椅子,腳下踉蹌。

「你小心一點。我的辦公室挺小的,你撞傷了我可不負責。」簡明蒼好整以暇地討債,眼前人雖不是他的菜,不過並非談戀愛,他只是需要找個對象發洩。

林少凱直覺想逃,膽戰心驚的環顧四周,想著大門外還有人,自己壓根逃不了。「你你你……究竟想怎樣……」

簡明蒼伸手一指,「喏,裡面是一間休息室,你用身體來交換,這張本票我就撕掉。」

林少凱倒抽一口氣,臉色刷地慘白。

簡明蒼打開休息室的門,請君入甕:「要不要進來?」

他當然不想!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時間仿佛過了一世紀之久,林少凱渾身顫巍巍,選擇踏入對方的陷阱,任君宰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jyhgi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

禍愛

 

 

興昌修車廠。

忙碌的一天總是過得特別快,轉眼已是夕陽西下。

車體滑出一道人影,染得金黃的髮絲瞬間引人注目,他喊:「阿猴,叫便當。」

「哦,我知道了,大仔。」阿猴丟下六角板手,拿了一塊布抹去滿手油漬,頭也不回地走去辦公桌前打電話。

阿猴的女友坐在角落一隅,視線落在貨櫃屋外,那修車廠的老闆又滑入車體之下。即使來到這裡數次,依然令她感到陌生與無所適從。

修車廠位於小港工業區內,鄰近中鋼企業。她聽阿猴說過,修車廠內的一大片地是私人的,價值上億,裡面有很多車行租用;經營拖板車、輪胎行之類的。

不遠處有另一棟貨櫃屋,平日賣些熱炒小吃和檳榔、飲料,由這兒望去,仍可見幾個大男人聚在一起喝酒、聊天。

大車來來回回,塵土飛揚。

她再度瞄向阿猴的老闆挪出車體外去找工具,近三十歲的年紀看起來很年輕,有張頗冷酷的臉,一頭金黃的髮襯得他一副放蕩不羈。

阿猴在這裡當學徒三年了,在場還有一位學齡更久的師兄,名叫鷹仔。

他啐了句:「幹,這條管線破掉,難怪車子漏油!」

「你找到問題了?」簡明蒼斜睨他一眼。

「嗯,那臺已經是十年以上的老車,若駛長途不太妥當。」

「車主阿源伯是靠行,平常戴螺絲,只是跑短程而已。」

「哦,那就好。」阿鷹到架子前找管線材料,回頭朝另一輛車頭望去,暗忖老闆仍在裝修引擎,可能得搞到三更半夜。

半晌,送便當的人來了,阿猴逕自拿錢付帳,隨手將單據往抽屜一放,朝外喊:「吃飯啦──」

一如往常,用餐時間,大夥兒邊看新聞邊聊上幾句。

阿猴問:「大仔,明天是假日,我們要不要加班?」

簡明蒼哼一聲: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,明天放你自由。」

「嘿嘿……我就知你很夠意思。」

「阿猴,你要帶馬子去哪裡?」阿鷹問。

「隨便逛逛啦。還沒領薪水,我得省點花。」

「下班前,來找我拿。」簡明蒼頭也沒抬地說。

「蒼哥,不要這樣寵他。」阿鷹太了解阿猴這個人花錢沒節制,尤其是交了女朋友,借支的金額都超過上萬塊。

「他若會控制,就不會跟我拿。」

阿猴聳聳肩,打算明日帶女友去看電影,如果有機會,就帶回宿舍睡。

阿鷹今年初才結婚,原本月收入四萬多塊,婚後蒼哥便加薪五千塊,實在待人不薄。不過蒼哥什麼都好,唯獨性向令他無法理解。

一道身影走進修車廠,阿猴率先招呼:「良嫂,吃飽沒?」

「還沒。等我跟小叔算完帳,再回去做飯也不遲。」

「是哦,妳真賢慧。」

良嫂拉了一張椅凳坐下,從LV包內拎起支票,遞給小叔。「喏,你看看金額對不對。」

每個月二十號,大嫂就會過來結算修車及保養費用。簡明蒼收下支票,聽她又說:

「你怎不請個會計,又不是請不起。」

「我忙得過來。」

阿鷹霍然插話:「良嫂,妳打算生幾個?」在他的印象中,良嫂老是大肚子。

「要你管哦。」她挺自豪五年內生了三胎,目前正懷第四胎。「我老公家裡的男丁不多,不靠我生,還能靠誰呀。」

「小三啊。」阿猴順口說。

「呸,你少亂講話,我老公才不會在外面找小三!」

「嘿,這種事難講。」

「閉上你的烏鴉嘴!」良嫂柳眉倒豎,猛瞪他。

阿猴繼續放肆:「男人哦,十個有八個都會趁老婆懷孕時,出去外面找粉味的啦。」

「我老公是老實人,不會對不起我。何況,我也是在幫我小叔生孩子。」

「咳咳!」阿鷹嗆著。

簡明蒼挑眉,斜睨大嫂這個女人,「話要講清楚一點。」

「就是說啊。」阿猴幫腔:「若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妳和大仔有一腿。」

「呸呸呸,我明明不是這個意思!」

「妳丈夫和大仔生得很像,要不是大仔是金毛,誰認得出來啊。」

良嫂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,「哼,不跟你們說了。」她起身拎著名牌包離去,實在受不了這裡的人講話有夠沒水準,就跟修車廠內髒兮兮的環境一樣噁心。

她坐上賓士轎車,「砰」關上車門,須臾駛離這占地廣闊的男人圈。

「嘖,瞧她氣呼呼的……」阿鷹提點:「阿猴,以後講話要放尊重一點。」

「說笑嘛。我看不懂她在氣啥?」

簡明蒼吃完飯,到外頭抽根菸,無視於阿鷹和阿猴還在扯嫂子的事。其實,他對於大哥娶什麼樣的女人沒意見,畢竟大夥兒沒住在一起。平日,大哥經營拖板車事業;他則開修車廠,做黑手。各自忙碌。

阿猴喊:「大仔,你的『老婆』停在車庫一個禮拜了,明天你要不要開出去拉風一下?」

他沒答腔,卻聽阿鷹道:

「蒼哥跟你不一樣,他的『老婆』是原裝進口,你的『細姨』是經過改裝的。」

「靠,我騎得爽就好。」

「是嗎?人家的老婆水噹噹,你的細姨都不知撞過幾次快要毀容了。你出去收斂一點,不要害你的馬子也毀容。」

「……」講話真毒,阿猴一臉咬牙切齒。

「別瞪了,吃完便當,趕快把事情做完。你的馬子從下午兩點等到現在,肯定很無聊。」

「小倩不會吵啦。」他都帶女友來過好幾次了,大仔從未說過什麼,女友也沒抱怨過。

簡明蒼丟下菸頭,旋即繼續上工。

打從國中時期不學好,未滿十八歲,他就被老爸送進修車廠當學徒,上有三名師兄和老板盯著他的一舉一動,不再讓他有空閒去混幫派。

回想起那段歲月,闖過的禍事也不少,最嚴重的一樁是拿刀砍人,為朋友出頭。事後賠了不少錢,他不後悔當時所作所為,卻無法接受好友的背叛。

阿猴這個徒弟就像他年輕時的樣子;自以為仗義,看重朋友卻不懂得分辨好壞,闖了禍才被阿嬤送來。他仍記得那一日,年邁的阿嬤一臉卑微的央求他收留阿猴。

起初,阿猴逃過幾次,每每都是在外頭混不下去,又不得不回到這兒任人差遣。

磨了數月,性格上的銳角漸圓,因接觸的人群不同,這圈子比比皆是月入上百萬的人物,燃起了阿猴的鬥志,將來也想要有一番事業。

阿猴在他手底下做事兩年了,等當完兵,依舊想回到這裡。待在這行業,熬久了總能出頭。

他一忙,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。

夜深人靜,阿猴和阿鷹早已下班,唯獨他仍待在場內。

上了拖板車,他發動引擎,將車頭開往產業道路,在機場附近繞了一圈才回來,確定明日早上可以交車了。

拆引擎是頗費工的事,他忙了三天沒睡好。

兀自收拾工具,拉下鐵捲門,他回到貨櫃屋的休息室,褪去髒污的工作服,在浴室內徹頭徹尾洗淨一身。

淋浴罷,彷彿變個人,倒臥在一張單人床上,結實的身軀有著令人稱羨的六塊腹肌,古銅般的色澤透著晶瑩水珠。

正值夏季,冷氣馬達持續運轉,休息室內傳來低淺的吸呼聲,睡沉的男人身邊沒伴,無人撩撥那一頭金色的髮梢。

 

 

 

 寫了開頭來玩.......奇檬子不美麗時,就是要找個角色來當出氣筒,至於那些「小東西」聽好了,這篇跟你們沒關係,給我閃邊去~~"

 

 

 

 

jyhgi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