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Aug 22 Thu 2013 19:55
  • 活逮

活逮

 

 

農村,冰雪初溶。

老祖母剛過世,范小滿哭成淚人兒,眼巴巴地望著兩個大男人將屍體給抬了出去。

村幹王大隊長的鼻孔哼著氣,離去前,仍咕噥:「這賊婆娘早該死了,生了個反革命分子,還好意思苟活……」

嬸娘待人走後,瞅瞅姪兒,沒好氣地催趕:「你哭什麼,該去放牛了。」

紅著眼眶,范小滿依言走出大門外,一陣共產風寒咧咧地侵襲,單薄的身子直打冷顫。

年僅十一歲,早晚給生產隊放一條小牛,尚有的親人除了嬸娘和兩位堂兄、一位堂姊,但他們的刻意疏離,為他無依的處境雪上加霜。

時不時受人欺侮,不明白兒少時的玩伴一個個都變了樣,此刻牽著牛走在路上,他心存恐懼地四下張望,深怕遇見紅衛兵。

元慶遠遠地瞧見他,嘴角一勾,雙手藏於身後,偷偷摸摸地靠近,冷不防地塞了一團泥到他背上。

「啊!」范小滿驚呼,回頭的瞬間,臉色死灰。

「跪下!」一聲怒喝,元慶板著臉,學大人們在廣場批鬥富農的壞分子,動手將他的頭往下壓。「叫你跪就跪,學狗爬!」

范小滿繞著他的腳邊爬了好幾圈,膝蓋刺痛,淚水浸濕了臉頰。

「學狗叫!」元慶一派理所當然地發號施令,因身分特殊,家中沒有田產、歷史清白,是乾乾淨淨的無產階級!

「汪汪……」范小滿帶著哭腔,學狗叫:「汪汪……」

「哼,爬快點!」元慶雙手叉腰,盯著他的狗樣多符合大人們所說:是黑五類的狗崽子!也符合了大人們嚷嚷的口號:老子英雄兒好漢、老子反動兒混蛋

范小滿的雙手都凍僵發麻,淚汪汪,小嘴也汪汪叫,想著無數個日子以來,人們討厭自己的理由就因為爸爸是壞蛋,他也是壞蛋……奶奶生了爸爸,更是十惡不赦的壞蛋……「嗚嗚……」他哽咽低泣,抬不起頭來。

元慶舉腳一踹,很滿意他跌成狗吃屎的模樣。「你剛才瞪我!」

范小滿渾身抖瑟地趴在雪地上搖頭。

「還不承認,我說你有就有!」元慶一腳踩上他的背,樂此不疲的誣賴他。「有沒有很涼快呀?」

范小滿猛點頭,單薄的身子抖得更厲害。

元慶撇撇嘴,哼氣:「今兒就饒了你,我要去大食堂吃飯了,不准你跟來!」說罷,他一蹦一跳地離開。

范小滿等了好一會兒才敢抬眸確定他走了,略顯困難地爬起來,抬肘塗擦著臉,破皮的嘴呈醬紫色。

衣裳濕了一整片,他靜默地牽回小牛,使勁握住唯一的明白──

他是壞蛋……豬狗不如;他是壞蛋……被打、被罵是應該。擤了擤紅通通的鼻子,怔怔地凝望村子口,想起祖母生前所說:人做壞事,死後要下十八層地獄。

驀然,前方頹傾的牌樓貼著一張張大字報,密密麻麻的黑色字跡猶如標示著「第十九層地獄,歡迎光臨……

 

 

河邊,幾名年輕學子打死了人,冷冽的溪流漸漸沖散了大片腥紅,只消片刻,一如往常承載人們拋落腸肚外流的屍體、毛髮。

片刻後,一股焦味滲入每個人的心脾,九中的學生們討論著李老師生前不僅是個極右分子,還搞破鞋。

「他不配為人師表!」

「挖出他的心肝,大夥兒分吃。」

「烤得比煮的還好吃。」一名學生根據吃老校長的經驗,道出:「大鍋煮人肉,嚐起來比較腥。」

「人老嘛,肉也老,嚐起來當然腥。」另一名學生依此判斷。

另一名同儕提議:「下一次要對付歷史老師,他是毒草,心肝肯定也是黑的!」

眾人同仇敵愾,開始討論要如何處置……無不兩眼放光,鬥志高昂──掃除階級敵人,革命無罪,造反有理!

他們是紅衛兵!誓死保衛偉大的毛主席!毛主席是眾人的神、是千千萬萬百姓的再造父母,解放人民、創造共產主義天堂……

人手一本抄來的毛語錄,隨身攜帶,日日背誦得滾瓜爛熟。鄰近學校的這條河畔,是反革命分子的葬身之地,九中校園是紅衛兵的革命戰場,揪壞分子、拔毒草、批鬥反革命分子不遺餘力。

大夥兒分吃烤熟的心肝,一口接一口地吞下肚。片刻,各自起身,雄赳赳、氣昂昂地走回學校。

沿途高唱:「地富反壞右,滾他媽的蛋,造他媽的反……」他們是貧下中農、工人階級子弟,不怕同反黨、反社會主義的黑幫戰鬥!

「滾他媽的蛋,造他媽的反……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PS‧這是我心情不美麗的時候,專門虐待小孩的產物。QQ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yhgiun 的頭像
jyhgiun

天使心

jyhgi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pg
  • 好悲慘的開頭-_-#,
    請問這是新書嗎?
    結局是happy ending嗎?
    希望范小滿會遇到珍惜他的人^_^

  • 這篇是在寫鬼使之前所寫的。前幾日找外接式硬碟的資料,好意外當初有儲存到它。
    不是BL喔,但絕對是悲劇!

    話說,我哪敢貼到鮮網去,這篇文的政治色彩太強烈了。= =|||

    jyhgiun 於 2013/08/23 09:49 回覆